西部網訊(陜西廣播電視臺《第一新聞》)“酒托”主要是指一些酒吧、茶秀等高消費場所,利用一些相貌出眾的女子,充當網友與他人交友聊天,誘騙對方到指定場所消費高價酒水,以此宰客謀取錢財。前兩天,一位觀眾王先生給我們節目打來電話說,他就遇到了類似的遭遇,被網友約在一家茶秀見面不到20分鐘,就花費上千元。王先生遇到的是酒托嗎?記者通過多天的蹲點調查,發現這家茶秀還真有蹊蹺。

  消費者王先生:帶我去類似于咖啡廳的地方,進去之后她們就要東西,我也沒看價目表,等結賬的時候我一看600多,第一波要了三杯紅酒一個果盤600多。

  王先生說,4月4號下午,QQ網名為“心冷怎暖”的網友和他聊得很投機,然后還主動約他見面,看到對方的照片楚楚動人,他砰然心動了。結果見面后,女網友就將他帶到西安建工路與公園南路十字附近的“心島茶苑”消費。

  消費者王先生:等她們要第二瓶紅酒的時候是1680,價目表上一看是1680我就覺得不對勁,我說身上沒帶錢,她說刷卡也可以。(我借故說)我下去取錢去,我在旁邊的便利店用手機準備拍照,準備反映,旁邊沖出來一個男的,操著一口很粗的河南話的口音,手里拿著類似于甩棍或者電棒的東西呵斥讓我把照片刪了。

  和網友見面被忽悠,拍照取證又受到阻撓,這讓王先生感到了莫名的恐懼。難道自己真的遇到了傳說中的酒托不成?根據王先生的反映,4月9號中午記者來到位于西安市雁塔區建工路的“心島茶苑”門口,從表面上看,這家茶秀沒什么異樣。不過,記者在這里待了半個多小時后發現,這家看似并不起眼的茶秀,生意卻異常的好。不時有一對對男女進進出出,而不少男女好像都是剛見面認識,就被女方帶到了這里。記者還注意到,在這家茶秀的門口有4、5名男子都戴著耳機,來回在附近巡查。特別有年輕男女準備進茶秀或出茶秀時,他們都會遠遠的注視著。記者還注意到,這里有幾名女子的面孔似乎很熟悉。經過拍攝畫面比對后發現,原來帶男子來這里消費的女子總是那幾個。比如,4月9號下午這名身穿牛仔褲、留著齊肩發的女子和一名男子會面后,兩人興高采烈的進了這家茶秀,十多分鐘后,兩人表情嚴肅的走出了茶秀,然后各自離開。無獨有偶,4月10號下午,記者在心島茶秀門口又再次看到這名女子和另一名青年男子會面,隨后帶著男子又去了這家茶秀,可10多分鐘后,兩人又一同走出茶秀,各自離開。

  調查中,記者在百度搜索引擎輸入“心島茶秀”幾個字后驚奇的發現,從去年以來,不斷有網友在網絡反映自己的遭遇,有的網友還上載了騙他們的女子圖片和假名以及電話號碼等,以此提醒其他網友不要再上當受騙。在連續幾天的采訪中,記者看到一對男女分開后,走上前去,詢問了里面發生的情況。

  消費者小龔:(QQ聊說)明天啥時候見面,身高啊,家庭狀況啊什么的,啥時候見面,在哪里上班,電話一留。

  小龔說,他和女子上網認識后,女子很主動的約他,結果帶他進了這家茶秀。本想著相互認識一下,喝兩杯飲料,可不料女子不停的點東西,已經花光了他身上帶的所有錢。

  消費者小龔:紅酒套餐(單子)上寫的是480。

  記者:紅酒誰點的?

  消費者小龔:都是那女孩點的。

  小龔說,東西點了一堆,可還沒聊幾句,女子就以有事為由要離開。

  消費者小龔:她說她有事就走了,坐下來加一塊才聊了十幾二十分鐘,受騙了么,自己受騙了還能咋。

  在心島茶秀附近,記者接連詢問了四名從茶秀出來的男子。他們的遭遇基本相同,都是通過微信或QQ等交友聊天軟件認識女子,然后依照女子要求的地點在建工路附近約會,隨后被帶到心島茶苑消費,少則消費了幾百元,多則上千元。通過這些男子的講述記者還發現,這些女子的手段也基本一樣,都是在見了網友后帶男子去茶秀包間消費,然后自己不停點餐,如果男子說身上裝的錢不夠,女子還假裝大方稱可刷自己的卡。

  消費者:就是個婚戀網站認識的,然后加的QQ么。然后她就嘩嘩開始點(酒水),我一看東西這么貴,點了以后她就在那看我,我說我就拿了100塊錢,你自己看著辦吧,她說她刷卡就走出去了,我還準備過去去看她刷沒刷卡,我走過去,她都過來了。

  這些消費者告訴記者,朋友沒交成,甚至連點的酒都沒喝,最終只能稀里糊涂的掏錢走人,落了個“啞巴吃黃連”。

  消費者:婚戀網站認識的,都這么大了肯定想找個女朋友,還單身自己也著急了。

  同網名不同人 女孩和商家一起“解疑答惑”

  一家其貌不揚的茶苑,一群年輕漂亮的姑娘,這些姑娘頻頻帶著不同的男性進入這家茶苑。這些姑娘和這家茶苑究竟有沒有關系、有什么關系?我們無從得知。但好多被帶到這里的男子都說自己上當受騙了,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們記者也決定進去一探究竟。

  記者根據被騙男子提供的一個QQ號碼,加對方為好友。沒過多久,網名為“心冷怎暖”的人就跟記者聊了起來,還給記者發來一張靚麗的照片,主動約記者見面。

  網友“心冷怎暖”:我是于媛媛。

  記者:你是誰?就是QQ上聊天的是吧?

  網友“心冷怎暖”:嗯,是的,我在公園南路和建工路十字,過來找我來吧。

  再三確認身份后,記者還以為見錯了人,兩個女孩都和照片上的人大相徑庭。

  記者:我咋看你跟QQ上不一樣呢?

  于媛媛:不一樣嗎?QQ上咋也不能放自己照片啊。這里有個喝東西的店 進去坐會吧。

  記者:要不然吃個飯吧?

  于媛媛:這家店不是有簡餐嘛,不是也有吃的嘛。

  記者:去肯德基或者別的地方吃吧。

  于媛媛:我尋思你沒事的話你就進去吃點東西,我倆喝點東西。

  只要來人不去這些姑娘指定的茶苑,他們就不愿多聊?如此舉動再次讓人感到可疑。隨后,記者用另一個QQ號再次加了這名女子,對方同樣稱她叫于媛媛,見面地點還是公園南路與建工路十字??梢娒婧笞屓思{悶的是,明明前后兩次是用同一個QQ號聯系的女孩,兩次見到的人卻不一樣。

  于媛媛:咱們準備去哪啊。

  記者:隨便。

  于媛媛:找個地方坐聊天吧。

  記者:可以。

  于媛媛:咱先上去坐會兒,再找地一起過去吃個飯。

  記者:哪一塊?

  于媛媛:就這嘛(心島茶苑)。

  記者建議,可以到別的地方聊天,不過對方仍然堅持到這家心島茶苑里喝茶聊天。上了樓梯后,記者發現,這家茶秀的大廳有七八個卡座,都沒人。記者提議去這些敞亮的卡座聊天喝茶,但對方和服務員卻異口同聲的堅持要去包間。

  記者:咱們坐外面吧。

  服務員:包間安靜點。

  于媛媛:坐這個(包間)吧,這邊能看見外面,我比較喜歡靠窗。

  進包間剛坐下,服務員便拿著菜單進來了。奇怪的是,菜單沒有給記者看,而是直接遞給了于媛媛。女孩看了幾秒鐘后,點了一份套餐,菜單便被服務員收走了,整個點餐過程不到30秒。

  于媛媛:要不來個水果小吃這個(套餐)吧。

  服務員:這個只有兩杯喝的。

  于媛媛:再來杯喝的就行。

  點完餐后,于媛媛的朋友以去洗手間為由離開了包間。沒多久,服務員便拿來了一個果盤和四份小吃,以及三杯紅酒。令人奇怪的是,面對記者對價格的質疑,這兩位女孩和服務員竟然一起給記者“答疑解惑”起來。

  服務員:三杯都上齊了,哪位買單?

  記者:多少錢?

  服務員:一共是六百。

  記者:紅酒這么貴?

  于媛媛:三杯呢,一瓶的三分之一。

  記者:你這水果是不壞了?

  服務員:不是,那是火龍果。

  記者:我知道火龍果,是不是壞了?

  服務員:沒有,沒有。

  于媛媛:切的小吧。

  女子見面不斷點酒 10多分鐘記者被忽悠2000元

  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兩路記者先后都被帶到同一家“心島茶苑”消費,只要不去這家茶苑女子就不愿多聊。在茶秀,明明大廳里有空位子,這些女子就是不愿坐在大廳,執意要去包間消費,點餐也是非常嫻熟,讓人來不及多想。每個舉動都再次印證了之前那些自稱被騙男子的說法。那么,女子在讓記者消費了600元后,會不會因此而終止呢?接下來又會發生什么呢?

  于媛媛的朋友回到包間后,倆人開始不停勸記者喝酒,還問記者要煙抽。

  于媛媛:我能抽根你的煙嗎?

  記者:行。你也抽煙?

  于媛媛:偶爾。

  說著,女子按下桌上的電鈴呼叫服務員。

  服務員:叫服務生了?

  于媛媛:麻煩我杯子里剛喝的,再幫我倒一個吧。

  服務員:那個續不了杯,只能要整支。

  于媛媛:行,謝謝。

  服務員:稍等。

  記者:你還想喝這個?

  于媛媛:我的沒有了嘛。

  記者:一支多少錢?

  于媛媛:你要不夠我這有呢,咱第一次見面不要提錢。

  記者:沒有,就問一下。

  于媛媛:太俗了。

  喝酒、抽煙,不斷叫上酒!而記者只能是掏錢、再掏錢。

  心島茶苑服務員:這是酒,哪位買一下單。

  記者:多少錢?

  心島茶苑服務員:1180。

  記者:這么貴?

  心島茶苑服務員:整支的。

  記者:你這能開發票不?把發票給我一開。

  心島茶苑服務員:發票得周一。

  看到記者不愿意舉杯,于媛媛做出了一個讓人非常吃驚的舉動,喝著喝著將酒倒入垃圾桶里。

  記者:紅酒里有東西?

  于媛媛:不是,是杯子。

  記者:我看你倒(紅酒)了。

  于媛媛:我看錯了,是底下這個。

  就這樣,對面兩個看似柔弱文靜的姑娘喝起酒來毫不吝嗇。桌上的酒還沒喝完,于媛媛又一次按電鈴叫服務員上酒,而這次點的酒價格更高,1680元。

  服務員:哪位買單?

  記者:我身上已經沒有那么多錢了。

  于媛媛:沒事,你那還有多少吧?

  記者:身上就120了。

  于媛媛:你沒有帶卡嗎?

  記者:平常都是公交卡,沒帶銀行卡。

  于媛媛:沒事,你給他個100,剩下的我刷卡吧,還差1580。

  聽到記者身上已經沒錢,也沒卡,第三支紅酒沒喝幾口,于媛媛便說她的家人要來找她準備離開。記者以點了這么多東西浪費了太可惜為由想留下來,但對方卻堅持讓記者先走。

  于媛媛:你好像沒聽懂我的說話,我的意思就是我給我哥叫到這來,我們在這談,坐在這談。

  記者:這東西沒有吃完,浪費,我叫個朋友過來吃。

  于媛媛:我說我哥待會過來,我們不是說現在走,我先把你送走,我把我哥接上來,咱們坐的沙發上,我跟我哥談點事。

  面對質疑女孩當面翻臉 出警后茶苑依舊照常營業

  那些自稱上當受騙的男子告訴記者,見面后女孩會不停地點餐,沒錢了甚至要求刷卡,等你徹底沒有能力繼續消費的時候,這些女孩又會找這樣那樣的借口說要離開。而我們記者的遭遇再次印證了這些自稱被騙的男子的說法。那么這樣的情況,當地派出所究竟知情不知情呢?報警后,警方又會作何處理呢?

  聽說記者要留下,對方態度堅決,記者只得妥協離開。而于媛媛將記者一路陪同,送出了心島茶苑。對于記者心中的疑惑,對方顯得很敏感。

  記者:我看你說酒名字挺熟悉的。

  于媛媛:我挺熟悉?我沒有說過它的名字啊。

  記者:第二只調的酒。

  于媛媛:我說要口感好點的,他給我說埃托派得(音)行嗎,我說行。你沒聽過埃托派得(音)嗎?拉菲呢?

  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之下,這名女孩竟然翻了臉。

  記者:你經常帶人來這嗎?

  于媛媛:你說這話什么意思???

  記者:沒有,我就覺得你。

  于媛媛:咋了嘛是,你這啥意思?

  記者:這消費也太貴了吧。

  于媛媛:那我是沒掏錢還是咋地了?

  記者:要不然咱們回去問一下老板。

  于媛媛:那在這等我哥吧,等我哥來了再談好嗎?

  記者和于媛媛談話期間,一名耳朵上帶著耳機的男子開始向記者靠近。隨后,記者坐上一輛出租車離開現場,粗算了一下,前后進去十分鐘,兩千塊錢就被兩名女性消費完了。與此同時,我們守候在門外的另一路記者發現,之前第一次稱也叫于媛媛的女孩和她的朋友也出現在了心島茶苑門口。

  隨后,記者撥通了110報警電話。

  記者:我在那個公園南路和建工路十字往南心島茶苑見網友,她把我帶進去十分鐘就花了兩千塊錢。

  西安市公安局110接線員:陽光麗城對面那個心島茶苑是吧?

  記者:對。

  西安市公安局110接線員:多少錢?

  記者:兩千,你們之前接到過類似的報警是吧?

  西安市公安局110接線員:嗯。

  報警后沒多久,轄區等駕坡派出所民警打來了電話。

  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等駕坡派出所民警:騙你呢?那你現在啥意思?要錢呢還是咋回事?把你的錢給你要回來?那你得過來,協同我們做一個筆錄,過去指認一下好吧?方便的話你到等駕坡派出所。

  沒過多久,民警再次打來電話表示,他們會去現場看看。沒多久,一輛車牌號為陜A7063警的警車來到現場,兩名民警下車走進心島茶苑。大概五分鐘之后,心島茶苑一名工作人員陪同兩名民警走了出來,揮了揮手。隨后,警車駛離這家茶苑。而警車離開后,記者發現這些女孩還在不斷的帶著不同的男子進出心島茶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