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背著王雯珂參加科普活動。 本報記者 馬昭 攝郭建背著王雯珂參加科普活動。 本報記者 馬昭 攝

  距離西安市區80多公里的藍田縣厚鎮東咀村,有一個村里的少年宮,每到周末或者假期,周圍的孩子都會聚集在這里,東咀村七組的王雯珂就是其中之一。

  一次活動間隙,王雯珂走累了,就跳到一位老師背上,“郭老師,我累了,你背背我吧?!边@位老師笑著背起了她,于是,便有了這張名為《笑臉》的照片。

  這位老師名叫郭建,現在是西安市青少年宮活動部副部長、辦公室負責人,而和東咀村結緣,源于他的另一個身份——共青團西安市委派駐該村的駐村工作隊聯絡員。

  2019年4月,郭建第一次到東咀村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以留守兒童和老人為主的傳統關中村落。由于父母長期在外打工,留在村里的孩子們絕大多數都是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電視就是他們的“玩伴”之一。

  “別說知識面了,就連自信心都欠缺,咱村的娃普遍害羞、怕見人?!惫ㄟ@樣評價。

  于是,郭建一方面利用英語專長為孩子們補課,另一方面開始籌劃著把少年宮的校外教育特長課資源引到村里去。2020年4月,在單位和村干部的支持下,西安市少年宮綜合培訓部的6位書畫課老師,來到東咀村和郭建會合。

  他的手中,還有一份由村上提供的適齡兒童名單。就在這時,7歲的王旭輝進入了郭建的視野。

  “他剛開始不愿意來,是被他媽硬拉來的,到了現場之后哭著不愿意往凳子上坐?!惫ɑ貞?。事后才知道,孩子之所以有抵觸情緒,是害怕見到陌生人。

  村子里的自然風光和村容村貌,就是孩子們最好的寫生素材。老師們帶領著十幾名學生,畫麥田、畫老屋、畫大樹。在這個過程中,郭建經常和王旭輝交流,有時候給他發個畫板,發些紙筆。慢慢地,小旭輝喜歡上了畫畫,而且一直堅持到現在。

  繪畫課程之外,郭建又試著引入了街舞課程,受到了歡迎。然而,新的問題又來了——每次活動的場所都是臨時湊合,住得遠的孩子中午沒地方休息,舞蹈課也沒有能換衣服的地方。

  郭建又開始張羅了起來,最終,在愛心企業、社會單位和愛心個人的幫助下,一個面積260平方米的少年宮建起來了。這個全省首家村級少年宮里,有5間教室和一個多功能廳,功能設施“少而全”。

  東咀村有八個組,照片主人公王雯珂所在的七組距離少年宮有7里路,還要翻山溝,因此,每次來少年宮時她都隨身帶著干糧。為了方便這些孩子,郭建還給少年宮里添置了微波爐和飲水機。中午,他就和孩子們一起待在少年宮里。

  如今,東咀村少年宮課程設置越來越豐富?!盁o人機、魔方、武術、跳繩、各種球類,咱村都有?!惫ㄗ院赖卣f,“就是要讓孩子們開闊眼界,增長見識,增加自信?!?/p>

  不僅如此,來自北京和陜西的大學生志愿者也來到這里支教。在此基礎上,郭建還通過“小葵花看西安”公益活動,讓孩子們進城,海洋館、科普館、陶藝村、美術館、博物館等,到處都留下了他們的身影。

  盡管已經離開東咀村,但郭建仍喜歡說“咱村的娃”。這份深厚的情誼也體現在了他臨行前村民們送來的“禮物”上:一兜蘋果,一籃子雞蛋,還有一袋自家種的菜……村民們用最質樸的方式表達著自己的感激。

  借鑒東咀村少年宮的成功經驗,如今在全省,村一級的少年宮有63所,它們有個共同的名字——“陜”耀未來希望少年宮,其中僅藍田縣就有4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