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日報4月8日C1版山西日報4月8日C1版 作者:鄭鳳岐

  首先聲明,我本人沒有一點對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看輕的意思,相反,我還要大聲稱頌一下投資方和所有演員以及最早播放該劇的幾家電視臺。這不僅是一部非常好的文藝作品,而且演員們出色的表演也非常到位。這部充滿了正能量的電視劇著實贏得了諸多觀眾的諸多眼球與好評。特別是主人公孫少安和孫少平倆兄弟在現實重重壓力下的奮斗精神,更是激發了人們強烈的共鳴。

  近些年來,各種庸俗無聊的電視劇充斥著屏幕,讓人們對電視都快失去了信心。是我們缺乏好的文學作品嗎?很顯然不是。是金錢至上讓許多投資人放棄了社會責任感,是金錢至上讓無數電視臺追逐著廣告收視率,情節雷同的抗日神劇,粗制濫造的諜戰正劇,莫名其妙的穿越大劇,實在是令人作嘔。所以,投資人敢于拍這樣一部經濟上存在一定風險的電視劇,東方衛視和北京衛視能夠選擇黃金時段播放,確實是有勇氣的,也彰顯了北京和上海作為大都市的風采。

  這里我想說的是,要把一部好的文學作品搬上屏幕,更需要一個好的編劇。我們要承認,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的編劇是一個不錯的編劇,為改編好路遙先生的這一文學巨著,編劇確實是下了很大的辛苦,所以才有了成功的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然而,一個好的編劇,其水平應該不低于文學作品的原作者,不僅要熱愛文學,還需要熟讀歷史,上知天文,下曉地理,貫通古今,詳察中外,才能讓作品升華。如果導演是影視作品的大腦,那編劇就是影視作品的眼睛。眼睛要雪亮,要看到所有的地方,才不至于迷路,不至于摔跤。

  電視劇 《平凡的世界》改編的不錯,基本上做到了尊重原著,比較真實地還原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陜西農民的生活風貌。據介紹,為改編這一劇本,編劇每天工作17至20個小時,非常辛苦。然而,在認真看完長達56集的電視劇后發現,編劇在改編時增加了不少原著中沒有的故事段子,但由于編劇缺乏一定的歷史知識,其所增加的故事段子與歷史極不相符。譬如,增加了一座大橋的坍塌事件,紀檢委介入調查,發現業主、承包方、監理都有問題,這就是一個笑話。因為路遙先生原著所描繪的場景是在1985年以前,而監理的出現是在1987年之后。再比如增加了田福軍愛人突然領回家一個六七歲的兒子,估計編劇是抱著好人應該有好報的思想,為了彌補田福軍失去女兒田曉霞的痛苦,就給敬愛的田書記賜一個兒子吧。但事實是,1978年國家實行獨生子女政策,作為奉公守法的田福軍,怎么會帶頭違反國家計劃生育政策生個二胎?

  讀過路遙先生的原著以及 《早晨從中午開始》,你會發現,路遙先生非常嚴謹,他把整個故事放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大背景下,其故事情節與時代背景非常吻合,包括那個時代的語言,運用得也非常恰當。當然,我們不能就此否認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編劇的才華與實力,他還是一個不錯的編劇。比起這些年來那些粗制濫造影視作品的編劇們,他絕對是應該值得點贊的。

  俗話說的好,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我們不能也不應該苛求每個編劇都是高手,我們只希望編劇們能夠多讀書,多掌握各種知識,天文地理、種地賣菜、加減乘除、民風民俗、航海捕魚、刑事偵破,等等等等都應該有所涉略,方能不犯低級錯誤,才不會誤導觀眾。